• 为山西公安“一网通一次办”点赞 2019-03-18
  • 新元素注入新冒险 《侏罗纪世界2》霸气归来 2019-03-18
  • 日本佳子公主留学后回国 被称日本皇室"最美公主" 2019-03-17
  • 经合组织专家: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对全球化进程至为重要 2019-03-17
  • 最后一句有点看不懂。 2019-03-06
  • 清淡又滋补的羊肉萝卜汤 消灭羊肉就靠它-美食资讯 2018-11-26
  • 德味手表了解一下 徕卡推出L1,L2机械表德味手表徕卡推出L1-手机行情 2018-11-26
  • 王凯续道:“如果张靖平他不是公安系统的一员,我想萧副市长也不会亲自过来跑一趟?!?/p>

    张靖平目光投向萧阳,萧阳眉头深锁,微微颔首。

    张靖平刹那间热泪盈眶,猛然起身:“萧副市长,我有罪,我知道怎么做了?!?/p>

    他看出了萧阳的态度,那是让他自己处理,那就是给了他一个补救的机会,不由得他不激动。

    见萧阳再次点头,他立刻付诸实际行动。

    “你是物业主任?”张靖平指着人群里一个穿着白衬衣的中年男人,问道。

    “张所,我姓金?!敝心昴腥松锨?,态度谦恭。

    “我出钱,你帮我办几件事?!闭啪钙揭丫瞬坏谜庑┫附?,此时此刻,必须快刀斩乱麻。

    “您请说?!?/p>

    “第一,拆除围栏;第二,拉走鸡鸭,是卖是杀随便你;第三,公共区域重新绿化?!?/p>

    “我……我这就安排?!蔽镆抵魅渭ざ挠镂蘼状?。

    “小平……”王大妈眼含热泪。

    张靖平一摆手,冲着王凯鞠躬:“王队长,我给你赔罪了,我妈犯的错,我应该承受罪责,首先,我会承担您的全部医药费,其次,我说万一,万一你有什么不测,我陪你?!?/p>

    “陪我黄泉路上作伴?”王凯笑问。

    “是!”

    “如果我有不测,我一定拉上你?!蓖蹩?。

    “好?!?/p>

    “小平!不要!”王大妈哭喊。

    “我不过是个小所长,我妈假借我的威风,作威作福,萧副市长,各位邻里,我不是不知道,是没重视,我有罪,我心甘情愿接受处罚?!?/p>

    张靖平冲着大家伙鞠躬之后,续道:“但是,王队长,萧副市长,她纵有千错万错,还是我妈,她变成这样,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我们几个孩子平日里也没能陪在她的身边,所以,我有个请求?!?/p>

    “讲?!毕粞舨荒头车?。

    “怎么惩罚我,我都没有怨言,但是,我妈有养狗证,也按时打疫苗,这次没栓狗绳,随地大小便还咬了人,我请求饶过芳芳一次,让它继续代替我们几个孩子陪着老母亲?!?/p>

    “小平!”王大妈上前抱着儿子,哭道:“对不起,妈错啦!狗我不要了,我以后本本分分做人,再也不给你们添麻烦啦!”

    “萧副市长,”她气势全无,哭哭啼啼,“都是我的错,我甘愿受罚,你??罹辛舳夹?,跟我儿子无关??!”

    “张靖平,你好好反省?!毕粞袅粝抡饩浠?,便上了车。

    围观的业主,包括那个物业的金主任纷纷往前凑。

    萧阳落下窗玻璃。

    “萧副市长,你慢走,有空还请莅临指导?!蔽镆到鹬魅紊锨?,弓着身子说。

    萧阳伸出手,他诚惶诚恐,连忙双手握住。

    更多的是感激,感激不尽,萧阳此行为绝对是为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。

    萧阳微微点头:“物业公司不只是服务业主,还要勇于同不正之风作斗争,你们面对的是全体业主,而不是某些特权阶层?!?/p>

    “谨遵萧副市长教诲?!苯鹬魅我涣晨仪?。

    但萧阳却明显看到了阳奉阴违,于是意兴阑珊,抽出手,目光看向那名老者。

    “老大爷?!?/p>

    “萧副市长?!?/p>

    两人摇晃着手,老大爷眼中泪光闪动,萧阳微微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  奥迪缓缓移动,慢慢离去。

    “萧市长慢走!”

    “大家欢送萧市长!”

    不知道谁带头说了一句,然后,掌声如雷。

    萧阳连连挥手,车子渐行渐远。

    车上,秘书说:“市长,您又给老百姓办了一件实事?!?/p>

    “你是这么认为的?”

    “不然呢!他们都是打心底里感激你?!?/p>

    “我认为,咱们应该内疚,应该反省?!?/p>

    秘书马上拿出本子和笔。

    “你小子干嘛?”萧阳笑骂。

    “我记录一下,可能是您要用的发言稿?!?/p>

    “不用了,只是随便发发牢骚,一点点权力,就被无形的放大,那些业主是害怕张靖平本人吗?”

    “当然不是,是他的职位?!?/p>

    “这就对了。权力被滥用,或者,被老百姓误读,这个问题很严重?!?/p>

    “是啊,前一段时间有一个报道,一名学生家长是派出所副所长,因为老师对孩子太过严厉,就让属下将老师‘请’回了派出所,扣了48小时?!?/p>

    “乱弹琴!”萧阳激动地说,“看来真要开会,首先在警务系统开,开反躬自省的大会,开自查自纠的大会,开防微杜渐的大会?!?/p>

    “好,我准备稿子,您定好时间,我下发通知?!?/p>

    萧阳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  ……

    萧阳走了,王凯也准备走,却被张靖平拉住了。

    “王队,老哥我……”张靖平欲语泪先流。

    看到一个大老爷们儿鼻涕眼泪一大把,王凯不耐烦道:“干嘛!”

    “加个微信,我先给你转账,我听说狂犬病疫苗要接种好几回,你看三千块够不够?”

    “先这样吧!”王凯跟他加了微信,收了三千块。

    完了,准备走,结果又被拉住。

    “兄弟,我给你搬个凳子,你坐着看我表现,到时候咱们头儿问起来,你给老哥美言几句?!?/p>

    “我不愿意!你爱咋整咋整,告辞?!彼低?,骑着共享单车走了。

    但围观的人都没走。

    张靖平不敢驱赶,他母亲垂头丧气。

    “张所,你看……”金主任上前,忐忑的开口。

    “看什么?”张靖平烦躁的问了一句,当发现金主任明显一个激灵,马上安慰:“金主任,你别紧张,我只是比较木乱(-)。那个,你想说什么?”

    金主任抹了把额头的汗珠,硬着头皮说:“您给我安排的事儿,车都来了?!?/p>

    张靖平扭头看去,不远处停着一辆货车,一辆推土机,一辆满载绿植的卡车。

    “动作挺快呀!”张靖平皮笑肉不笑。

    金主任实在把不住张靖平的脉,艰难措辞:“张所吩咐,不敢不从?!?/p>

    “谢谢,开始吧!”

    感受到张靖平语气里的真诚,金主任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  张靖平一只手落在他的肩头:“钱不是问题,我要你马上开始,越快越好,我就在这坐等,我要看到效果?!?/p>

    听张靖平这么一说,金主任心里就有底了,呵呵笑道:“张所,哪能让您掏腰包,这些都是我们物业应该做的,你先歇着,我们这就开干?!?/p>

    接下来的事情非常简单,也充满了戏剧化。

    抓鸡鸭的人贼有经验,放出四只大狼狗,鸡鸭纷纷匍匐在地,瑟瑟发抖,有的甚至倒在地上抽搐起来,直接吓破了胆。

    然后几个人三下五除二将鸡鸭转移上货车,货车旋风般离去。

    金主任马上向王大妈表态,这些家禽会按市场价处理,到时候一分不少返给她。

    王大妈只是抱着泰迪一言不发。

    但金主任没有过多理会,立刻安排人拆除围栏,紧跟着推土机进场。

    秋千、躺椅、太阳伞、石桌石椅……这些东西全部清理。

    然后,推土机将地面推平。

    再然后,小区保安和保洁一起上场,天还没黑,就将这边空地种上了绿植。

    张靖平刚准备拍照,不成想,推土机又开始清理旁边的单元。

    因为一楼的住户都是有样学样的,看到王大妈扛不住,又是萧副市长亲自批示,他们一户户很有眼力劲儿,前赴后继,纷纷找到金主任,主动配合,哪怕出钱出力都行,只有一个标准,那就是跟王大妈家门前一个样儿。

    第二天上午,物业公司人员上班,首先看到门口挂着的数十面锦旗。

    内容如出一辙,感谢物业公司为全体业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小区环境。

    金主任看到这些,没有欣慰,只有脸红。

    大家都知道,这一切的改变,都是副市长萧阳给大家伙带来的。

    ……

    这天天气晴朗,一大早,就艳阳高照。

    气象台已经发布了高温橙色预警。

    而西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有两个案子同时开庭。

    一个就是广受关注的“狗主人恶意伤人”案,另一起,则鲜为人知,是公冶文渊利用信鸽散毒的案件。

    这边,周世龙精神萎顿,目光在听众席上搜寻,居然没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心里一片苍凉,觉得自己这些年是白活了。

    而受害者却在场,坐着轮椅,戴着脖套,吊着胳膊,腿上也打着夹板,脸上手臂上,青一块紫一块。

    总之是惨不忍睹。

    周世龙看着都不大落忍,这真是自己干的?

    法官刚要宣布开庭,一个婴儿啼哭起来。

    是受害者郭美美的孩子,“妈,妞妞饿了,来?!?/p>

    刘母将孩子交到郭美美怀里,郭美美好不容易完成了哺乳的动作,整个过程疼得龇牙咧嘴。

    看到这一幕,法官、陪审员、听众席上的人,再看周世龙眼神如同刀剑。

    周世龙浑身不自在,他终于体会到恨之入骨的含义,也理解了千夫所指的内涵。

    到了这一步,接下来的审判没有丝毫悬念。

    后来,杨根硕想一想,觉得这一招就叫做公共厕所丢炸弹,激起民愤(粪)。

    不过,是他替周世龙丢的。

    周世龙并不只有着一项罪名,恰恰相反,殴打郭美美是他最轻的一条罪状,老鼠拖锨把,大头在后头。

    长篇累牍的判决令人乏味,杨根硕往另一边转悠,公冶冶在等他。

    只是,还没走到,先接到了查蓉的电话。

    PS:顽皮一下。注(-),木乱,陕西方言,烦躁的意思。

    手机请访问://m.shu86.com 更快更省流量!

   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十一选五万能八码稳赚 下一章